一段30年前的美好记忆

  1984年夏,在父母的临时决定下,我没有一点的思想准备就被爸爸带回了他的老家,开始了两年的异地求学之旅,也正是这两年,拓宽了我的眼界,增加了我的读书经历,也让我拥有了对社会更多的体验,保留了一份美好的记忆篇章。   老爸的老家是湖北广济县(现在已经撤县改为武穴市了)的梅川镇,在12岁之前,那对于我本来只是一个父母经常念叨过名称而已,可基本没怎么出过家门的我,这一来却是离家一万里了。   怕我听不懂梅川口音,妈妈要求我重读初二,爸爸给我找好学校报完名就回家了,留下我独自和奶奶一起生活。因为课程已学过,加上没有了父母的管束,我的初二生活很放松,期间逐渐融于同学们的娱乐中,也开始学唱邓丽君、张咪的歌曲,看港剧,像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再向虎山行》、《十三妹》、《上海滩》等,基本上都是下完晚自习后趴别人家窗台上看的,然后就是买娱乐小报,开始看《白发魔女》等武侠小说,收集翁美玲、米雪等港台明星的贴画,有个晚自习听到同学说翁美玲自杀的消息很是震惊,还专门去买报纸亲证真伪……   初二结束后,学校根据成绩重新分了班,我被分到了三(二)班,算是现在的快班,重新配备了老师,虽然当时我没有感觉到初二和初三的差别,可现在回想起来,初三的老师还是对学生的学习抓得很严,没有家人管束的我,正是得益于初三的老师们的教育,因为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主动学习的概念。
  记忆颇深的还是离正式开学有一个月的时候,学校通知初三的提前补课,我因为家里邮寄的借读费尚未落实好,没好意思去学校上学,晚上,班主任吕老师就托同学来问我为啥不去上学了,知道情况后,老师通知我先去上课,学费等开学再说(而这时的吕老师并没有见过我),随后的我就和同学们一起开始了初三前的学习准备。这期间并没有真正的课本,颠覆我学习思维的是语文秦老师,基本上他的课都没有按课本讲过,一个“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网”就可以讲一节课,不知不觉的,整个初三我好像没有再沉迷于电视剧或小说中,而是每月都去买《辽宁青年》、《中国青年》、《星火》等杂志,只为前面的卷首语那一篇文章,或者没有零花钱买不了的话就找买了杂志的同学把文章抄下来,那时有个同学找了一个约16K的厚本子进行摘抄,我羡慕得不得了,因为那可以抄很多篇文章……
  在老师们的不懈努力下,班里的学习氛围日益浓烈,还记得数学萧老师的响亮提神的开篇,英语解老师要求的背课文,化学许老师的幽默……现在虽已过去30年,但我仍记忆犹新,尽管班里少了低年级同学下课后的娱乐活动,可同学们的团结友爱并没有因学习而冲淡,除了后来有几个中考前的插班生,基本上我都能记得他(她)们的名字。只可惜到了5月份,因为妈妈病了,我不得不提前返疆,只来得及合照了毕业照,却未能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中考。   一晃,30年过去了,原来的学校已经迁址了,曾经的少男少女们也都为人父为人母了,8月6日,我们86届的镇中毕业生举办了联谊会,联系到的同学们又凑在了一起,尽管人到的不齐,但深情仍在,岁月虽改变了我们的容貌,却抹杀不了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韶华。看着照片中依稀能辨认出的同学,我脑中浮现的仍旧是30年前的那些青涩模样。   亲爱的同学,虽然我们早已毕业分离,因为各自的生活而天南海北,也许以后都不会再有交集,可在生命的某一时刻我们曾经相聚在了一起,那美丽的记忆画面中有你、有我、有灯下共读的经历,不管身处何地,这都是一种幸福的感觉。同学的情谊,不在意贫富,不纠结远近,相伴相行,唯愿我们能感受到彼此处于同一个星球,开心生活、幸福一生。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