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洲之西,被低估的葡萄牙(1)—里斯本

对于葡萄牙,我曾经纠结过,因为一直认为西葡一家,去了西班牙,葡萄牙还值得去吗?

今天的葡萄牙似乎被现代社会遗忘了,偏安一隅,独属静谧。在欧洲大陆的小角落, 默默地把守着通往大西洋的西大门。大航海时代的辉煌,像一张发黄的照片,永远留在了过去。

犹豫再三,我依然相信每一个国家都有它独特的魅力所在,尤其是这样一个昔日雄霸世界的航海帝国。所以,出发!

去葡萄牙之前,看了一下葡萄牙历史,除了它举世闻名的大航海,还有一个给我印象比较深的,是文化部分,迄今已存在了几百年的国粹—法多,它是葡萄牙最著名的音乐形式。在网上下了这首配曲,第一感觉,它让我想起了西班牙的弗拉门戈,但是法多更具沧桑感。在葡萄牙语中,法多是“命运”的意思。孤独的嗓音让听者落泪,凄凉的葡萄牙鲁特琴,让你回想起心碎的经历和逝去的青春。没有怀旧,就没有法多。原始的情感比歌词本身传达出更多的内涵,不懂葡萄牙语也会被它打动。

改不了的习惯和小插曲,在我们的宝贝那里落个脚,陪伴他度过除夕和周末。那里的一山一湖,令我印象深刻!

楚格峰山峰险峻,云雾缭绕,地形复杂,是德国的最高峰,也是德国海拔最高的、唯一的冰川滑雪场。

乘坐缆车登顶,山顶是一座木制的可容纳数百游客的大平台,如果天气晴朗,站在峰顶可饱览400余个阿尔卑斯山峰,360度俯视德国、奥地利、瑞士和意大利的山峦,享受”一览众山小”的快感。

然而我更感兴趣的是山顶那女子,你在为谁祈福?

风景优美的施塔恩贝格湖,很不幸,这里是新天鹅堡的建造者,童话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溺亡之地。关于路德维希二世与新天鹅堡,在我的另一篇游记里有简略介绍。秋天,在童话里流浪……

匆匆而过的除夕和周末……这几年,我们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分离,彼此忙碌各自的生活。我们的旅行也逐渐由以儿子所在地为中心顺带辐射周边游览,变为以我们心之所往之地为中心顺道去看一下我们的宝贝。在彼此的分离中,我们各自成长。

终于到达目的地,里斯本的第一晚。我一直以为葡萄牙有着与西班牙类似的美食风格。说实话,去西班牙之前我对那里享誉世界的美食期望值很高,以至于到了那里没有任何惊艳感,有的却是失望感,葡萄牙正好相反,那里有着出众且被低估了的美食和葡萄酒。烹饪强国的厨师们在充满创造力地展示着这里的陆地和海洋的丰饶。

里斯本广场众多,酒店四周布满广场,酒店前面就是罗西奥广场和佩德罗四世纪念碑。

酒店侧面的小巷,每一条都通往海边。一眼望去,海天浑然一色,近在咫尺。

黑马商业广场 唐.若泽一世雕像

位于罗西奥广场和商业广场之间的拜克萨商业街,街上熙熙攘攘,各种小店,尤以鞋店居多,葡萄牙是欧洲著名的产皮国。

通往黑马商业广场的路上,可俯瞰里斯本全貌的新哥特式圣茹什塔升降机,建于1902年。

里斯本现代艺术中心造型古朴,可惜闭馆维修保养,倍感遗憾。

阿尔法玛区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错综复杂的庭院和曲折阴凉的小路。你可以丢掉所有的方向感,深入探索这个城市的灵魂。小巧的杂货店,闪耀彩色瓦片的建筑物,休闲的谈天声混杂在来来往往的叮当车声里,炭烤沙丁鱼和法多的忧伤旋律在微风中同时飘过……令人着迷的人间烟火气息

圣若热城堡高耸于里斯本之上,11世纪的防御工事,红色屋顶连成一片,一直延伸到河边,形成绝美的城市风景。

建于11世纪中叶摩尔人占领时期的圣乔治城堡

圣胡斯塔广场上遍布甜食店。蛋挞是葡萄牙最伟大的烹调奇迹之一,撒有肉桂粉,酥脆的外皮,奶油般柔滑的内馅,滚烫的端上来,十分的诱人。在国内我并没有注意到蛋挞是否有咸口味的,在这里、早餐我喜欢吃夹着火腿丁的咸蛋挞,热气腾腾温暖着我的清晨,竟让我想起了家里的肉包子!

在圣胡斯塔广场上再享受一下葡式美食吧!

从里斯本市中心向外围行驶,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大基督像。这个几乎从里斯本的所有地方都能看到的,110米高的雕塑,高耸于底座之上,双臂张开。1959年建成,用于感谢上帝将葡萄牙从“二战”之苦中免除。

搭乘电梯到参观平台,里斯本的风景尽收眼底。

想到了旧金山的金门大桥有木有?

城外著名的贝伦塔,大航海时代的缩影。它一直屹立在特茹河上,好似浮于水面,景色动人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它列入世界文化遗产。15~19世纪,随着达伽马的航海,里斯本成为这个巨大帝国富饶的中心。

贝伦塔对面的航海纪念碑和萨拉扎尔大桥,长3018米,是欧洲最长的吊桥。

里斯本的景点非常的集中,包括周边的一些中世纪小镇,几个世纪以来静静地守候在那里,等着你去聆听它们的故事……

欧洲之西,被低估的葡萄牙(2)—里斯本周边及波尔图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